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部门工作

2020年全省家庭农场快速发展

发布时间: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2020年全省家庭农场快速发展

家庭农场是以家庭成员为主要劳动力,从事农业规模化、集约化、商品化生产经营,并以农业收入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突出抓好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两类农业经营主体发展,赋予双层经营体制新的内涵,不断提高农业经营效率”。近年来,在农业农村部的安排部署和关心支持下,我省家庭农场发展迎来新的机遇,步入发展快车道围绕纵深推进农村产业革命,先后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推动家庭农场的培育发展,家庭农场发展迅速,生产经营规模化、标准化、集约化程度不断提高,经营效益稳步提升,家庭农场作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发展现代山地特色高效农业、增加贫困地区农民收入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2019年全省纳入全国名录系统家庭农场数量只有5408家,2020年达到29674,增加24266家,其中省级示范家庭农场652家、县级以上示范场1900家庭农场经营土地300多万亩。从类别看,从事种植业的占46%,畜牧业45%,种养结合4.5%,渔业1.21%,其他类2.28%。我省家庭农场主要特点:

一是从小农户发展而来。随着农村产业革命纵深推进,蔬菜、水果、中药材等12个特色产业迅速发展,一大批小农户乘势而为发展成为颇具规模的家庭农场,涌现了一批返乡农民工创办型、大学生回乡领办型、政府主导合作型、种养农户发展型等不同类型家庭农场,实现稳产增收,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如,赫章县妈姑镇周训国家庭农场创建于2018年,家庭成员6人农场在成立前主要以种植传统农作物为主,规模小,管理粗放,经济效益低。2018年投入12万元种植半夏10亩,次年将半夏种植规模从10亩增加至30亩,实现收入42万元,盈利12万元2020年,将基地面积扩大到290亩,其中,半夏90亩,前胡150亩,魔芋50亩,成为颇具规模的家庭农场。

二是坚持适度规模经营。家庭农场规模的下限是家庭农场成员的生计需要,上限是现有技术条件下家庭成员能经营的最大面积。作为典型的山地农业,我省家庭农场发展坚持规模适度、效益优先。在调研中发现,农场主通过多年的实践证明,适度规模经营既发挥了良好的规模效应,又将生产成本控制在可承受范围内,完全适合家庭生产经营模式。例如,贵阳市息烽县洁阳家庭农场结合家庭劳动力和管理能力,确定合理适度的种植面积,常年稳定在100亩左右,年收入稳定在30-40万元。农场主查登莉通过多年的实践发现,每个劳动力种植管理蔬菜的面积在30-40亩比较合适,每季雇工3到5人的情况下就能完成所有蔬菜种植、初加工及销售作业,不仅降低了生产成本,实现了适度规模,还取得了效益最大化

三是坚持以市场为导向。我省家庭农场选择种什么、怎么种,完全以市场为导向,市场应变能力不断增强,有的长期关注省内外农产品批发市场了解农产品销售信息,根据市场需求,以销定产;有的着力培育消费群体,建立稳定的客源;有的将目标市场细分,采取线上线下销售、农场体验等方式,逐步扩大消费群体。例如,贵定县昌明镇岩下乡铁锁岩村玉华农场,从事蔬菜种植多年,于2016年注册家庭农场,主要种植茄子、黄瓜等蔬菜,种植面积稳定在130-150亩之间。农场主长期关注贵阳、湛江的批发市场了解销售品种及销售量等信息,根据市场需求组织生产。2019年销售将目标市场细分为农家乐、社区和集贸市场等3个部分,针对农家乐,该场就近圈定3家农家乐作为固定客源,其销量约占总量的40%。针对社区,农场主建立微信群开展配送,定期在群里发布种养信息,不定期到社区举办品鉴活动,让消费者直观感受了解农产品品质,依托市场扩大消费群体。

四是基础性地位日益凸显。我省积极引导家庭农场与企业和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联合合作,节约成本、统一生产、拓宽销售,通过优势互补,实现互利共赢。例如,印江县唐齐江家庭农场创建于2017年,农场主唐齐江44岁,既有外出务工的经验,又有多年养殖技能实践。2019年,农场采用“公司+家庭农场”的合作模式,与四川铁骑力士实业有限公司签订生猪代养合同协议。按照“四提供、一保证、一回收”方式,由公司指导圈舍设计规划,提供仔猪、饲料、兽药及饲养技术服务,农场进行日常饲养管理,生猪出栏后,公司根据合同协议按照8.5元/斤的保低价进行收购,高出市场价格的部分,公司按10%的比例给予农场分红。2018年,农场出栏生猪1000头,利润15万;2019年,出栏生猪550头,利润13万元。入选2019年全国家庭农场典型案例的凯里玉龙养殖场也采取同样的方式与广东温氏集团合作,在享受公司服务的同时,也为温氏集团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猪供应,建立了较为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

五是脱贫攻坚的有生力量。家庭农场在自身得到快速发展的同时,积极服务和带动当地农户,成为脱贫攻坚的有生力量和增收致富带头人。农场通过辐射带动周边农户建立激励机制,在调动农户积极性的同时,降低了农户种植成本和种植风险,确保农户持续稳定增收。例如,毕节市纳雍县杨进家庭农场流转土地100亩种植旱半夏等中药材,为鼓励周边农户发展中药材产业,对种植旱半夏成功的带动其他农户发展种植的,农场拿出参与种植农户缴纳预付金的15%进行推广奖励在农场的带动下,全县共有2个乡镇(社区)5个村民组30户近300人种植旱半夏,户均增收5万元。

六是科技引领绿色发展的排头兵。我省家庭农场十分重视农业绿色发展,普遍采用了生态绿色友好型技术。这些家庭农场既能较好传承传统精细农艺,又不断引进现代农业科技,推广应用满足家庭生产经营需要的实用技术。例如,凯里市下司镇富龙生态种植家庭农场为提高草莓种植效益,农场主徐庆军主动学习,大胆实践,开展草莓品种引进、试验和繁育解决草莓品种退化、育苗难的技术难题,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草莓育苗技术方案,先后承担凯里市草莓节本提质增效技术研究与应用、贵州草莓园区等示范项目、绿色防控等试验示范,在草莓红蜘蛛绿色防控上取得了成功,效果显著成为下司镇农业实用技术的实训基地、示范基地。又如,入选2020年全国家庭农场典型案例的沿河盛鸿畜禽家庭农场秉承“绿色、生态、安全”的发展理念,利用当地依山傍水的自然资源,发展生态养殖,农场蛋鸭养殖以放养为主根据实际情况,适时补充所需的各类饲料,采取安全绿色防控措施,不仅降低养殖成本,减少了疫病发生,更确保了鸭蛋的品质优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